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:::
校園景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校 園 景 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長風亭
<宋書.宗愨傳>記載:南朝宋代宗愨(音確)年少時,叔父宗炳問他的志向是甚麼?他說:「願乘長風,破萬里浪。」唐代李白<行路難>詩句亦有「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雲帆濟滄海。」後多以長破浪比喻志向遠大。
本校景觀亭名「長風亭」,除了結合長庚校園內最常見的風──長庚的風以外,也寄寓了大學教育對大學師生的期許,以宗愨之風為典範,不貪小成,不甘凡近,乘著長風,展開理想的翅膀,向遠大的目標啟航前進,故為明志之亭。而李白送別詩句有「長風萬里送秋雁」,使亭名具有送別之情意;「有情風萬里卷潮來」是宋代蘇軾之詞句,從這角度,亭名又具有怡情休憩之意。
 
 

 

庚雨亭

長庚風雨是聞名大專院校的,以長風,庚雨為亭名,正可一舉道盡長庚校園自然景觀的特
色,有別於風城之新竹,正以庚雨之故,且以風雨名亭,整體的意涵上,除了有春風化雨的教化意涵外,風雨當中故人來,更顯其珍貴,以及我校師生重視有朋自遠方來時的敬友與迎賓之意。當然,若能無視於風雨的侵襲,而有著宋人蘇軾「也無風雨也無晴」的心境,無疑是人生的最高境界的呈顯,這是我們所應該努力學習的。
 
在個別意義上,庚音同耕,取其耕雨之意。古人經鋤筆耕,用心於耕讀之中。
而「斜風細雨不須歸」那處士般的瀟洒心境,是今日我們所宜效法的;每個人心中一畝田,時值榖雨時分,也應該努力耕耘,正如胡適所說:「要怎麼收穫,先那麼栽。」置身於亭中,一如宋人蔣捷之聽雨三境,可以讓長庚師生有少年、壯年、老年三種不同的聽雨心境,並體悟出人生的種種。

 

 
映心台
昔日莊周與惠施兩人於濠梁之上辯論到底鯈魚快不快樂,魚之樂,實是莊子心情的寫照。
 
 
湖水清如鑑,可當鏡子使用,所以照水自視,正是誠於中而形於外的心情映照。
 
 
來到映心台,對水自鑑,正是對心自省,可以洗清濁思雜念,讓心靈澄澈的開始,讓我們由此出發,更積極的去創造豐富多彩的人生;或是與友相談,為追求真理而不懈怠。